天津11选5开奖结果:天津11选5开奖走势

Hi, 請登錄

政策

國家衛健委發文:建設500個縣域醫共體

政策 

導語:4月18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布《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貧困地區衛生健康人才隊伍建設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公布了一系列加強貧困地區衛生健...

政策 |林風 閱讀(822)

全科醫生轉崗培訓大綱2019年修訂版發布

政策 

導語:分級診療政策的有效落地需要強大的基層醫療網絡作為支撐,而全科作為基層醫療的最重要組成部分,其地位必須受到重視?!扒炕恪被瘓浠八稻褪恰扒咳啤?,“強全科”...

政策 |玉衡 閱讀(536)

國內互聯網醫療“獨角獸”微醫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微醫”),傳出有意分拆部分業務在國內科創板上市的消息。


微醫向《財經》記者證實:為推動上市,已對內部管理團隊進行了調整,公司聯合創始人張曉春出任首席戰略官(CSO),由前任CSO陳弘哲擔任顧問,協助推進微醫國際化業務。


繼平安好醫生(01833.HK)2018年5月在港上市,創下了國內互聯網醫療第一股之后,互聯網醫療的頭部公司,紛紛動作,不甘落后。


2019年1月初,北京春雨天下軟件有限公司(下稱“春雨醫生”)原CEO張琨離職,之后放出華潤醫療(01515.HK)將入局春雨醫生的消息。盡管華潤方面對該消息予以了否認,多位行業內人士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認為,華潤如能入局春雨醫生,或將推動該公司的IPO進程。早在2016年,春雨醫生就在籌備上市,此后因創始人突然因病身故而擱淺。


有意上市的還有健康160和丁香園。前者于2015年12月掛牌新三板,2018年3月宣布擬從新三板摘牌、退市,并宣布2019年啟動IPO;丁香園在2018年春節前獲得D輪融資,并對外界稱也在考慮IPO的計劃。


在享受了2014年、2015年的投資熱之后,挾“顛覆傳統醫療”之勢的互聯網醫療創業者們,沒能讓投資界滿意,即便頭部企業也未能觸及醫療行業的核心,還在苦尋一套可行的盈利模式。


資本等不及了,他們希望在投入項目幾年之后,能夠脫身有所回報。2019年,誰能率先登陸股市?誰能實現向資本與消費者講過的故事?


大流量,未必能催生出大業績


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微醫就放出一次有關IPO的消息。上一次是在2018年5月,宣布完成5億美元Pre-IPO融資的微醫,估值達到55億美元,成為國內最大的互聯網醫療獨角獸。


此次融資后,微醫宣布計劃將微醫療、微醫藥、微醫保三塊HMO相關業務作為整體赴港上市,更有媒體將時間列為“2018年底前”。此后,時任CSO陳弘哲表示微醫云業務將在分拆后獨立在A股上市。


“微醫不可能在2019年完成A股上市流程?!幣幻煜ど鮮辛鞒痰囊的諶聳扛嫠摺恫憑芳欽?,按照A股的上市流程,企業需披露招股說明書,“即便是加快了IPO流程,第一年披露出招股說明書,第二年能上市算快的。微醫還沒披露出招股說明書”。


在A股上市,最大的挑戰是盈利。上述業內人士分析,“微醫可以給出非審計性的盈利,但是要公開出來的話,可能扛不住市場的質疑?!?/p>


微醫的主要收入來自醫療服務和技術服務。微醫相關人士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稱,一是智能健康終端銷售收入及醫療服務收入;二是為政府、醫院、藥企等合作伙伴提供技術服務獲得收入;第三為金融、保險企業提供健康醫療服務、保險電商等,獲得醫療服務和技術服務收入等。


微醫是目前互聯網醫療頭部公司中,唯一公開宣稱全面實現盈利的。微醫董事長兼CEO廖杰遠曾表示,2016年微醫營收超過12億元,實現全面盈利,利潤主要來自于保險。


微醫推出了自己的健康險,廖杰遠在2017年的某次論壇上表示,微醫的健康險利潤率達到30%-35%。此外,微醫還與多家保險公司開展合作。


擁抱保險公司的不止微醫,2015年,春雨醫生時任首席市場官劉成平在解釋公司發展戰略時表示:春雨醫生將連接藥品、醫院、醫生、患者、保險,前四者都需要共同的買單方——保險公司,“未來將整個這五方串聯起來,可能將來春雨醫生就是個保險公司”。


創始人張銳曾表示,春雨醫生未來的盈利主要靠保險。他曾在2015年計劃與保險公司合作推出門診險,每年可帶來2.5億到3億元的收入。2015年,春雨醫生的收入為1.3億元。


與保險公司合作,互聯網醫療公司樂為,有巨量的注冊用戶拿得出手。如平安好醫生擁有2.65億的注冊用戶,微醫用戶超1.6億,健康160注冊用戶為1.4億,尋醫問藥、春雨醫生用戶分別達1.2億、6500萬。


況且,商業保險是整個醫療體系的重要一環:保險公司是醫療服務的支付方之一,同時需要醫療供給方為保險客戶提供服務。


不過,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教授于保榮撰文認為,春雨醫生等互聯網醫療公司,作為醫療平臺,承保人群中患者居多,容易給保險公司造成很強的逆選擇和道德風險?!八淙淮河暌繳魑辣舊聿懷械K鶚?,但一旦保險產品出現重大虧損,其平臺也將面臨風險?!?/p>


保險公司樂意與互聯網醫療公司合作銷售,但這類產品無法影響現有的醫療體系,也改變不了醫患雙方的行為。于保榮擔心,“互聯網醫療企業可能淪落為健康保險公司的代理,互聯網醫療業務反而失去了意義?!?/p>


平安好醫生上市前連續三年虧損。2月27日,平安好醫生發布的年報顯示,2018年虧損9.13億元,相比年收入33億元的數據,虧損額著實不小。


健康160在2017年實現1.05億元營收、同比增長近一半的情況下,仍然虧損2800多萬元。


在完成1億美元D輪融資后的丁香園,也成功躋身獨角獸公司之列。一名投過丁香園的投資人告訴《財經》記者,丁香園原來的閉環很成功,一直想走的是跟藥企合作的路線,藥企給廣告費讓醫生免費看文獻、成長、交流,這個模式下,丁香園沒怎么虧錢,每年有幾千萬元的收入?!疤諮鍛蹲屎?,想讓丁香園做C端,但是C端沒怎么做起來?!?/p>


2014年,丁香園獲得騰訊7000萬美元戰略投資?!罷飧鐾蹲仕悸泛芮宄禾諮隊姓餉炊郈端用戶,丁香園有大量的醫生,理論上對接上就是完美的故事?!備猛蹲嗜吮硎?,“實踐證明,大流量對上大流量,未必能催生出大業績?!?/p>


盡管上述幾家公司都劍指IPO,盈利不過關的話,A股大門難開?!巴凡康鈉教ü?,能聚集起來,一定是有能夠收入的地方;但收入合不合規,能否經受交易所、二級市場的審計,是另外一回事了?!鄙鮮鐾蹲嗜爍嫠摺恫憑芳欽?。


港股曾經是它們上市的理想首選,如今的科創板又帶來新希望。但科創板也不會大水漫灌。


2月27日,證監會副主席李超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科創板在硬條件上有所放松,輕盈利、重技術,但在信息披露上會更加嚴格。


這對國內互聯網領域的創業者們是個挑戰?!盎チ攪菩幸黨瀆髦痔茁?,靠著講故事、畫大餅燒著投資人的錢,報出的營收數據難過審計考驗,嚴格的信息披露下就會露相?!蹦郴チ攪破笠底芫碭嫠摺恫憑芳欽?,遠程視界模式崩盤后,有互聯網醫療頭部公司,招募與醫院簽過融資租賃單子的遠程視界離職員工,“他們自認為可以改良遠程視界的模式,其實他們自身都沒有一個清晰的盈利模式”。


線上問診到底能否走通?


丁香園創始人李天天去年個人瘦身成功,保持至今。微信朋友圈里,大家都說他瘦成了一道閃電。


不做掛號、轉診、體檢、網上售保險和保健品、海外就診等業務,同創始人如今的身形一樣,丁香園的業務版圖也不“臃腫”。


用李天天的話說就是:丁香園要做的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連接器”,而是要做一個“發電機”——用專業化的組織或團隊來幫患者把關,幫醫生提升互聯網服務能力,同時扮演一個監督和質量控制的角色。


其他的競爭對手,正在爭相快速打通線上線下業務,試圖在互聯網平臺上,打通、連接各個與大健康相關的業務。一名投資人在2018年與微醫團隊商談合作,“來的是各個不同業務部門的人,展現出來一大堆,不知道微醫現在重點做什么;要上市的話,一定要把模式說清楚,不能模棱兩可?!?/p>


這些創業公司,商業模式能否走通,最終要看解決醫療實際問題的能力:解決問題后能否接入醫療服務體系、能否持續收費、能否獲得患者和醫生的認可、能否通過監管。投資人喬繼英感慨,“頭部幾家公司正在做各種嘗試,過這幾關都遇到了一些困難?!?/p>


首先在第一步——接入醫療服務、連接醫療與患者方面,互聯網醫療公司做得就不夠理想。


凱度咨詢公司的行業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互聯網用戶的在線醫療咨詢量為3.1億次,在線咨詢滲透率僅為3.5%。


在電腦上、手機上進行線上問診、輕問診,曾經是創業者們故事的開頭,也是打動資本與消費者的主要期待,然而這個故事難以畫出一個美好的句號。


醫學是講權威的?!笆堤逡皆?,尤其是協和、301這樣的三甲醫院在患者心中的權威性,互聯網醫療不可能得到?!幣幻垂甘齷チ攪葡钅康耐蹲使競匣鍶爍嫠摺恫憑芳欽?,互聯網醫療依賴于醫院實體,牌子大于人,名醫院不會把名醫生放到網上?!盎チ攪頻鈉放?,在醫療圈里價值不大。對于醫療機構來說,春雨醫生、微醫等只是互聯網公司,平安好醫生只是平安保險旗下的公司?!?/p>


中國醫學科學院原研究員、腫瘤學專家王晨光認為,醫療是面對面的問題,是非常具體的、個人的事情,不是在網上咨詢一下就能解決的,最終還是要落實到線下,“在問診、診斷這方面,互聯網醫療沒有太多存在的理由”。


對于醫院和醫生來說,依靠互聯網平臺、遠程給患者就診,潛藏著巨大風險。例如在醫學報告的互認互通方面,即便是權威的實體醫院之間都未能實現,讓醫生根據患者上傳的報告、影像進行診斷,一旦出錯問責,醫生相當于替做檢查的醫院背黑鍋。


一位互聯網公司總經理的感慨是,“如果張銳沒有因病身故,輕問診模式的發展也許會不一樣,第一個上市的也許是春雨醫生?!?/p>


2018年問世的三份跟互聯網醫療相關的文件,雖然給了互聯網醫院名分,但終歸要掛靠在實體醫院之上,在看病這件事上,互聯網醫療公司還是沒參與進來。


“通過掛號,互聯網醫療公司勉強能進入醫療,但號源最終在醫院,大醫院建立自己的掛號網絡后,效率明顯高于互聯網平臺,進一步壓縮了掛號這個切口?!鄙鮮鐾蹲使競匣鍶碩浴恫憑芳欽叻治?,看病難的根本是線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稀缺,互聯網醫療難以重新搭架出穩固的供需體系,導致很多項目歷經波折、物是人非,“目前醫學場景中‘輕問診’,高估了互聯網化對于原本就是人力資源稀缺型業務的改造能力”。


氣場又是那么不同。醫療堅持“保守、固執、不能激進”,而互聯網的關鍵詞是“開放、創新、探索、激進”?!罷飭秸叩娜諍?,需要創業者好好想想的?!鄙鮮齷チ咀芫硭?。

醫院信息化或是永恒的“風口”


純商業模式的創業,無法高效連接醫療與患者,互聯網醫療公司轉而從原本安身立命的信息化技術上找突破口。


“說出來讓人很絕望?!幣幻郵祿チ攪菩幸燈吣曛玫墓靖涸鶉碩浴恫憑芳欽叻治?,整個行業沒有什么好的商業模式,是缺政策,還是缺好的商業環境、好的產品,或是消費者的認知不夠?“其實缺得最多的是技術”。


醫生的痛點是減輕工作負擔、減輕醫療風險,患者需要的是減少痛苦、臨床級的產品?!跋衷諢チ攪譜齙?,無非是搬運工:用飛刀模式,無限地放大了醫生的能力與時間,裹挾醫院購買設備?!閉馕還靖涸鶉慫?,“并沒有創造新的生產力,模式很好復制,幾乎沒有壁壘,拼的是關系、營銷能力?!?/p>


藍馳創投一名投資人曾經給春雨醫生估值時發現,最有價值的好像能說出來,但是沒有什么專利技術,用戶量大但黏性不足;用戶數據有一些,但是并不全面,“比較尷尬”。她告訴《財經》記者,“勉強能找到亮點,比如系統應答很快,30秒就能應答,可能是一個優勢,但是這也構不成真的壁壘?!?/p>


業內將丁香園對標成美國的WedMD公司,把好大夫對標成Teladoc公司。前者是醫療健康的信息提供商,用戶是消費者、醫生、專業機構等,通過廣告、服務收費,2016年收入7億美元,凈利潤9100萬美元,市值達19.8億美元;后者是美國首家、也是最大的遠程醫療平臺。


“它們都沒發展成對標對象的樣子,丁香園稍微有點像。哪里出了問題?”上述藍馳創投投資人分析,“是因為土壤不太對,還是商業組織能力有問題?兩家公司的創始人李天天與王航屬于固執的理想派,很難聽從投資人的意見,商業上不是那么彪悍。但根本是技術上的創新堅持不夠?!?/p>


對于資本來說,想要切入醫療板塊,沒有太多的入口,能投的賽道、細分領域非常少?!笆堤逡皆?,一般的機構投不了;創新藥,更難;耗材、器械,屬于小品規、大集合,不好投?!幣幻嗄暉蹲駛チ攪葡钅康耐蹲嗜碩浴恫憑芳欽叻治?,“只有醫院信息化,是被認為容易快速催化的領域,也是互聯網醫療能繼續講故事的支撐?!?/p>


醫院的信息化有三類業務,把醫院的工作流程串起來的IT系統,建立區域的健康檔案、進行醫保分析的大數據技術,以及節省人力的醫學人工智能公司。


大數醫達創始人鄧侃分析,傳統信息化廠商技術含量不大,拼的是資源與體力;大數據處理公司需要把各個端口的數據收上來,受制于IT公司——每打開一個口,都要跟IT公司協商,工期長、人多、成本高,盈利模式經常是幫藥廠做科研,健康的可持續的盈利方式非常有限。


“醫學AI公司的盈利空間可以清晰算出來:省了多少人、多長時間,盈利模式很簡單、好算,尤其與圖像硬件綁在一起時,四兩撥千斤?!輩還詰速┛蠢?,AI醫療影像在國內競爭激烈,“2018年160多家AI醫療企業,140多家是做圖像,短期內在臨床應用上實現突破的難度很大,2019年會碰到困難?!?/p>


喬繼英看好醫療大數據,“B端更愿意付費,如果大數據可以降低醫院管理風險、提升管理效率、優化醫院系統、管理藥物不良反應等;從B端收費切入應該是可以的,但是對創業公司技術、市場銷售能力要求比較高”。


醫院信息化建設,會一直存在,這是創造現金流的好業務,上述投資人告訴《財經》記者,“為醫院做好信息化再尋求進化強于只搭建互聯網平臺”,微醫創始人廖杰遠,當年創業時抓了醫院信息化的建設,給上海幾家醫院做掛號信息化,逐步發展起來、找到進入醫療的入口,“如果當時繼續選擇做信息化公司,也許微醫發展會更理想”。


互聯網醫療公司上市迷局

政策 

本文首發于《財經》雜志(id: caijing)  記者 孫愛民 | 文  王小 | 編輯國內互聯網醫療“獨角獸”微醫控股有限公司...

政策 |林風 閱讀(448)